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www.331339.org > 正文

香港天下彩报码如何保障中国海外能源投资的安全?--叶兴平的博客

2015-03-18 10:39  作者:admin 点击:次 

如何保障中国海外能源投资的安全?


1993年在中国经济发展史上具有特殊的意义。从这一年开始,中国失去石油自给自足地位而变成了石油净进口国。20年之后,即2013年,中国超过美国,跃居全球第一大石油进口国,进口石油在国内总消费量中占据接近60%的比例。这一沧桑巨变的背后,是中国经济持续高速发展,也是中国经济对包括石油在内的能源资源需求的不断增长。与此趋势相吻合,中国对外能源投资也从无到有,从点到面,从小到大而正在以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巨大步伐向前迈进。

目前,中国能源投资企业“走出去”的脚步已经遍及亚、欧、非、美和大洋五洲,其项目数量和规模呈爆炸态势。然而,中国毕竟是对外能源投资的后发国家,在对投资成败有决定性影响的区位选择等方面处于极其被动的地步。世界的主要能源资源本来就分布在地缘政治敏感的地区,再加上相对优良的投资资源区域早已经瓜分完毕,中国对外能源投资只能是在困境中求发展而十分容易与东道国或东道国地区的内乱和战争等政治风险相伴随。在这个意义上,如何避免或减少政治风险发生所造成的损害,成为与中国加大和加快能源企业“走出去”步伐同等重要的事情。

实际上,中国海外能源投资面对政治风险的挑战早在前一个10年(1993-2003)就已经存在。只是在这个阶段企业投资的规模不大,http://www.23097.info/liuheziliaonaojinjizhuanwan/201503/24.html,项目数量也不多,政治风险发生带来的损害以及如何避免或减少这样的风险损害还没有引起广泛关注。最近10年,情况不同了。不仅中国企业投资的规模增大以及投资项目的数量增多,而且这些投资的东道国或目标所在地区时有发生政治风险甚至重大政治风险,国际社会乃至中国的普通百姓都把眼光聚焦在这些问题上。中国政府和对外投资企业到了必须正视和重视它们的时候了。

根据过往经验,中国在应对海外能源投资政治风险方面偏重于运用外交手段,即使在法律保护层面,也只是将双边投资条约(BIT)作为唯一选择。实践已经显示,仅有这些还不足以让中国的企业在海外能源投资过程中避免或减少政治风险损失。发展与目标国的良好关系当然可以在一定时期在一定程度上有助于中国投资企业的经济利益得到保护,但是部分目标国不断变化的政局有时会让我们的企业难以适从。比如,在苏丹、利比亚和乌克兰等国,在其国家分裂或政权更迭后,中国为了维护自己的企业利益不遭受更大的损失,往往在很短时间里就要调整外交姿态,而这样做在政治层面会使一贯重义轻利的国家形象在世界上令人刮目相看,http://www.988302.info/xianggangliuhemiyu/201503/22.html。至于BIT的实际作用,我们也很难给予太高评价。中国是世界上缔结BIT最多的国家之一,到目前已经与100多个国家缔结了这样的协定。可是,与此趋势相反,中国又是世界上最少运用BIT在国际法庭捍卫自己企业经济利益的国家之一,http://www.055678.org/www_055678_com/201503/208.html

以联合国贸发会议和ICSID的统计数据为例,在1987年到目前为止四分之一世纪左右时间里,http://www.789288.org/tianxiacaikaijiangjieguo/201503/198.html,中国只有两次机会将损害我们企业利益的东道国送上国际法庭,一次是2012年平安保险公司诉比利时王国,另一次是位于澳门的一家房地产公司Sanum诉老挝,http://www.87877.org/tianxiacaikaijiangjieguo/201503/204.html,在全球500多项投资者诉国家争端案件中占有不到千分之四的比例。这种情形与中国作为一个巨无霸般的外向型经济的国家的地位极不相称,表明我们的BIT基本还停留在纸上,也表明我们在国际经济关系中还不习惯运用法律方法解决问题。

如此这般,人们不禁要问:中国在捍卫海外能源投资经济安全上还有更好道路可以选择吗?答案是肯定的。《能源宪章条约》(ECT)解决投资争端的经验教训启示我们,在外交方法和双边法律途径之外还有一条多边安排的道路可供考虑。从国际法实践角度分析,多边立法或多边机制的确立是国际关系各个领域进步发展的一种必然趋势。国际贸易关系的历史进程是这样,理所当然的,国际投资关系的未来发展也应该是这样。中国或许不能站在这股历史潮流的潮头,http://www.28249.org/www_28249_org/201503/203.html,但完全可以顺势而为,积极充当中流砥柱。

在走多边能源投资保护之道这个大前提下,中国首当其冲必须解决两个有着逻辑联系的基本问题。第一,是在ECT框架内接受既有的各项安排,还是另起炉灶构建一个更加有效更加符合包括中国在内的广大新兴国家根本利益的新的机制?第二,如果另起炉灶,那么如何汲取ECT经验教训而在不太长时间里搭起炉灶生火造饭。这前一个问题是一个具有战略性的路径选择问题,而后一个问题则是关系到制度的改造和创新。

关于路径的选择,实际是关于中国加入ECT的利弊权衡。

至于利,不外乎有两点。一是ECT存在了20年,相对成熟,并且在国际上享有较高声誉。二是中国早已经作为观察员国参与了ECT一些活动,正式申请加入其中也算轻车熟路。

而至于弊呢,重要的不下于三点。

其一,ECT现有成员国数量有限,而且在可以看到的将来也难于有较大扩容的可能,而中国仅仅只与其中中亚的几个能源资源国有较密切的关系,http://www.988300.org/988300_com/201503/200.html,绝大多数与中国有广泛能源资源合作关系的国家都不在ECT的范围之内;

其二,ECT现有成员国除了几个诸如哈萨克斯坦之类的小国外几乎是清一色的能源消费国,由它们设计的能源贸易和投资保护制度不能够充分反映像中国这样的能源资源、消费和进口大国的多重利益关注;

其三,即便中国作为新成员有心改造ECT,但是由于利益关切的重点不同以及自身势单力薄而定将力不从心。

在这一点上,俄罗斯已经为我们提供了前车之鉴。俄罗斯曾经是ECT签字国,后来声明退出该条约对自己的适用。它也曾经期望在ECT做出重大修正之后重新批准加入,不过现在已经对此绝望。它的能源资源大国身份与其他ECT成员之间在诸多重要的保护能源贸易和投资的规则上有着不可逾越的障碍。在与ECT的关系上,俄罗斯远比中国来的更亲近。俄罗斯过去做不到的,中国在未来也没有可能做到。权衡利弊的结果,中国不适宜选择通过加入ECT而走多边能源投资保护的道路。

如果选择创新之路而在ECT之外建设多边能源投资保护机制,中国可重点考虑从下面几个方面着手推进。

第一,以缔结一项《国际能源公约》作为法律基础,创建全球性的国际能源共同体

ECT虽然是一项有着法律拘束力的多边国际能源条约,但是它的局限性很大。它的成员分布表面上涵盖欧、亚和大洋洲,实际上还是以欧洲为中心,欧洲以外成员无法代表整个世界能源生产、消费和投资的现有格局。它不能在全球最重要的石油和天然气生产国(比如俄罗斯和10个石油输出国组织成员国)以及最重要的能源资源消费和投资大国(比如美国、中国和印度等)之间适用。它也只是一项国际条约,缺乏一个专门的组织机构协调和监督条约本身的实施。国际社会需要一个新的具有普遍适的用性多边能源条约,也需要有一个建立在该条约基础上的类似于世界贸易组织的实质性机构加以配套。

第二,新的国际能源共同体适合由世界上主要能源资源生产国、消费国和投资国牵头创建

在当今世界,http://www.09762.info/liuhebaigenbaizhundewangzhan/201503/22.html,不仅作为ECT管理和决策机构的能源宪章大会没有能力担负创造新机制的使命,著名的国际能源机构(IEA)也同样发挥不了作用。后者只是经合组织下的一个由10几个消费国组成的国际组织。在这方面,中国可以扮演重要角色。

第三,新的国际能源共同体的建设可遵循逐步推进和先易后难的原则

在成员的构成方面,该共同体应该是面向全球开放的并分阶段扩大范围。假若可能,尝试在易于形成共识的金砖国家、上海合作组织和丝绸之路经济带周边国家中启动宏图,而后推动更多非洲和拉美的能源资源国家以及消费和投资国家加入。在国际能源规则方面,尽先就难度较小的领域和具体问题达成协议,并通过灵活性的安排保持更新和跟进,为规则的不断进步奠定基础以适应中变化的国际能源技术的发展,http://www.664499.info/liuhezaixiankaijiang/201503/22.html

第四,《国际能源公约》应在其所调整的能源关系方面在广度上超越ECT

毕竟,ECT是20年前的产物,20年来人类在可再生资源以及页岩气的研究、开发和利用上取得重大进展,以金砖国家为代表的新兴国家在能源的生产、消费和投资方面占据越来越重要的地位,能源的跨界投资不再是少数发达国家的专利。新的《公约》不能不反应这种现实。它可以在ECT基础上,扩大问题的范围,将能源贸易、能源投资、能源的过境运输、能源效益、可再生资源的研发和利用,以及能源金融等作为规则的主要内容。

第五,在新的能源规则体系中,投资保护和投资争端解决机制应当得到完善并成为重点

以ECT为镜鉴,《公约》需要更加明确受保护的“投资者”范围,清晰区分东道国为公共利益而采取的国家经济主权范围内政策法律措施与非法征收之间的界限,并且制定更加可操作性的规则确保在东道国内乱和战争等政治风险发生时投资者的损害能够得到充分、及时和有效的补偿。此外,新的投资争端解决机制应特别注意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投资者与东道国之间权利和义务的平衡,http://www.09762.info/www_09762_info/201503/21.html,不能成为任何一方片面获取经济利益的手段。

如果读者朋友对中国海外投资方面的资讯和案例分析感兴趣,请扫描下面二维码,关注本作者微信公众号【海外投资】(investoutward)